误区:借助卡路里表满足对身体的能量供应

时间:2019-7-14 作者:evenxl

误区:借助卡路里表满足对身体的能量供应

那些接受营养咨询的人,一般都会带着一项任务回家。这些人将在一周内不厌其烦地将所有吃过、喝过的食品记录下来。在下次接受咨询的时候,专家会将这些数据输入电脑,并很快得出通过食物获得的身体热能供应量。这个量值是将各种数据漂亮地叠加在一起而得出的。如果谁不信,可以在事后自己重算一遍。这个尽人皆知的食物热量含量表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通过它我们能够知道,每天有多少热量被我们狼吞虎咽掉了。这个数据甚至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几位。一般人们还会把这个数据和另外一张表比较,这张表说明了对于一般的从事中等体力强度工作的人,每天多少热量是足够的。对很多人来说,接下来的事自然就是赶快制订针对自己情况的热量节省计划了。

但是这样独断的数据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人们到底是怎么确定,一种食物中究竟含有多少热量,并且有多少热量在人体的肠道中被释放了?毕竟消化过程比起发动机的燃烧做功过程要复杂得多,也不能将两种情景对比后就胡乱进行假设。不是任何能够产生热量的物质都能给身体提供能量。最好的例子就是:汽油。它绝对能够给汽车提供动力,但谁要是给人服用汽油,恐怕结果会是很惨的。

物质的热量含量是通过一个所谓的特号卡路里测量器收集来的。人们首先要将被测量的物质放入一个金属筒中,这个金属筒中有炙热的金属丝。然后加热筒内物质使之燃烧,直至该物质充分碳化。而后将筒置入水容器中,通过测量水温的增加量计算出该物质释放出的热量(卡路里值)。毫无疑问,用这种方法人们很容易就会测量出诸如煤油这类物质含有热量的数值。这些物质在燃烧后留下的只是灰烬与废气。而与燃烧过程不同,人体是有规律地消化食物,且需要在新陈代谢后排到体外的残渣数量也很多。这也不奇怪,人类身体通过消化食物获得的能量原本就比通过卡路里测量器得到的理论值少得多。

因此如果只计算我们食用了多少热量值是不够的,我们还应该考虑在这些被吃掉的热量中又有多少被排出体外。可能专业人员要通过许多年的努力,才能让读者相信这个道理:我们吃什么并不很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些被吃掉的食物中,有多少被我们消化吸收了。人体的排泄物并不是只由那些未被消化的饭菜组成,还有一大部分是与人体分离的肠细胞和肠菌群。这两者的数量多得难以计算。可能是因为在卡路里测量器中装入粪便会影响实验人员的胃口,他们一般只是估计排泄物的卡路里含量。这种估计从生理学角度看,是一种理论人体能量消耗值。当它反映到能量消耗表上时,就多少对人体有些苛求了。

但问题还不仅局限于此。还有很多疑问我们这里可以一一列举:我们平时吃的食物的构成成分是波动的。比如:由于过量施肥,蔬菜的水分含量奇高;每个苹果的养分构成都有所不同;并没有一种矿泉水能够涵盖所有矿物质。在自然界中,食物的养分构成波动是很正常的。但到了那些蹩脚的营养咨询专家那里却变成了我们的生活负担。他们喜欢使用平均值计算,尽管即使一个苹果由于地点等情况的不同,维生素的构成也会有千差万别。

除此以外,我们还可以再举一个例子。很多人除了吃樱桃,也很爱吃烤制的樱桃饼。人们怎么才能确定樱桃饼的能量值呢?当然,在营养咨询专家们办公室的电脑中会有“精确”的数值。但这些数据就这么可靠吗?樱桃饼成分的构成因为糕点房的不同可能会千差万别。这完全取决于,糕点师在生面团中加入了什么种类的油脂或者樱桃饼的馅料是什么。糕点师到底采用了自制的樱桃果酱还是直接用了买来的成品?果酱中是樱桃含量多还是香精及人造物质含量多?这些作为馅料的果酱是很稀松(表明水分很高,能量值少)还是十分的黏稠?每一块樱桃饼到底有多重,是75克还是150克?

在这里我们对樱桃饼的刨根问底也完全适用于其他我们日常吃的食物。我们在职工食堂中作为午餐喝的汤,其营养构成绝对和我们晚上到饭馆中喝的不一样。在您中午吃的三明治中加入了几片香肠?这些香肠是被切厚了还是被切薄了?这些香肠在工厂生产时的产品构成是什么?您在面包上涂黄油了吗?涂了多少克?对于营养咨询专家们而言,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们为他人提供的营养构成计划和食物热量含量表的数值是十分精确的――反正不管准不准,马上就算出来。更邪门的是,电脑竟然知道来自柏林的糕点的重量,还不多不少地知道咨询者一餐的准确用餐量。但有件事您还是否记得:在食堂吃饭的时,您有多少饭没吃完又给倒掉了?您能准确回忆起来吗?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even@sidoom.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